存亡时速!我在荒郊野外帮乘客接生

0 条评论 2020-09-24 22:26:17

  01   2017年4月26日晚上11点半,一对30多岁的夫妻在重庆南坪拦下了我的车,说要到合川的一个小镇。   男的看上去老实巴交,女的显着怀孕了,走起路来像个扩大版的企鹅。上车后,我得知他们家是合川的,白日到主城是来赶一位亲属的生日宴席。这么晚回去,是女性择床,换了床睡不着。   一路疾驰,27日清晨1点左右,咱们下了高速,上了一条偏远的水泥路。男人一个劲儿催我:“师傅,能不能再开快点儿?”还在高速路时,他就敦促我好屡次了。   我告知他:“这路拐的弯多,我又不了解路况,再说大晚上的,你急个啥?又不急着回家生孩子!”话音刚落,我就听到后边那女的“嗯嗯”地嗟叹了两声。   我愣了一下,该不是真的要生吧?我看了一下后视镜,黑漆漆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心里正打鼓,忽然那女的“啊”地一声大叫起来。我天性地一踩刹车,敏捷翻开顶棚灯:“怎样了?”   “兰儿!”那男的哭丧着脸,“这可怎样办?你忍一会儿啊!”他哭喊着,把女性搂在怀里冲我喊:“看什么看!快走啊!”   “哦哦!”我答应着,手忙脚乱挂起档,踩油门。   “啊——”女性更大声更沉痛地叫了起来。后视镜里,男人彻底慌了手脚,看着手上殷红的血冲我吼:“泊车啊!快泊车!”   我急速停下车,愣在座位上不知道该怎样办。那男的又吼:“快过来啊!愣着干嘛!”我下车转到后排,摆开车门。看到眼前一幕,我惊呆了。   只见那女性头发现已被汗水湿透,一缕一缕紧贴在脸上。她的裤子也被血水浸透了,身下的白色座套也被染成了赤色,车厢地胶也湿漉漉的。   男人紧紧搂着她的上半身朝我吼:“快啊!把她的裤子脱了!”“啊?”我急速又摆手又摇头:“不,不可不可!”男人哭着乞求:“都啥时分了?孩子都要出来了!”   我想起老婆生女儿的时分,医师答应我陪产,那惨烈的一幕我到现在都还记住。现在这儿荒郊野地的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。我把心一横,三两下脱掉了女性的裤子。   “你,转曩昔!”男人指令着,我急忙转过身。乍暖还寒的气候,外面冷飕飕的。我忽然想起母亲说过产妇不能吹风,赶忙脱了外套反手递曩昔。男人也不客气,一把夺了曩昔。   我正想走开,男人又朝我喊:“你哪去?挡着风啊!”我这才反响过来,租借车的后排座空间狭小,产妇蜷缩着使不了劲,此刻,她的一双腿都伸到外面来了。   其实,脱了外套的我也冷得颤栗,却恨不能把身体无限翻开,当个活屏风把车门给挡严实。   “出来了!出来了!兰儿,使劲儿!使劲儿啊!”男人哭着、喊着;产妇哭着、嗟叹着;听着后边一浪高过一浪的哭喊声,瑟瑟颤栗的我不由握紧了拳头,浑身渗出细细的汗水,就像是我自己在使劲儿生孩子相同。   “出来了!出来了!衣服,快!”男人大喊。我一愣,身上只剩下最终一层T恤了。我一咬牙,刚把T恤脱了扔曩昔,就听到“哇”的一声啼哭,划破了夜色。我舒了一口气,转过身来。   这下,我和那男人上身赤裸,衣服全都盖在了产妇的身上。产妇躺在座椅上喘着气,头枕着男人的大腿。不知道是由于痛仍是冷,身子抖个不断。   男人怀里,我的白T恤处处是血,裹着血糊糊的婴儿在哇哇大哭。后排座像刚从血盆里捞出来的,车厢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。   “快走啊!上医院!”男人又冲我吼。“哦哦!”我答应着,将产妇的双腿顺进车厢。关了车门,急速朝最近的一家镇医院驶去。   到了镇医院,男人照料母子俩,我冲进去叫医师。两个正打打盹的护理看着我,吓得惊叫起来。不等我解说,一个值勤男医师现已打电话报了警。   我一口气把工作的原委说完,两个护理急速拉了推车和那男医师冲了出去,他们和男人一同把产妇和脐带还未剪断的孩子都搬上推车冲进医院,我才发现了自己裤子上、肚子上、手臂上全都是血。   夜风一吹,冷得我牙齿“咯咯”直响。我回到车里,这才想起方才忘了要车费钱,还有车厢被弄得处处是血,我得去找那男人赔偿丢失。刚下车,一辆警车在我面前停下,两个差人不由分说把我押上了警车。   “喂喂!凭啥抓我?我又没犯法!”我解说着。“省省吧,到了派出一切你说话的时机!”我就这样无辜地进了派出所。   一落座,我就把这对乘客从上车起到现在的悉数通过讲了一遍。差人有些不相信,但仍是拿起电话打到了医院,这才供认我不是坏人。   一位差人笑着递给我一套便装,叫我去洗个澡。洗过澡,换身洁净衣服,我浑身酣畅多了。差人送我到了医院,见到了那男乘客。   谢天谢地,母子安全!   男乘客坐在医院过道的椅子上,正承受女医师的痛骂:“都临产了还带出去走那么远,你认为生孩子就跟拉大便相同?真是没痛在自己身上就不知道痛!你看今日多危险,刚刚胎盘才出来。告知你,假如今日再晚一点儿送来,这辈子有你懊悔的时分!”   见到我,他急速上前抱着我:“谢谢你,大哥!不过,我身上的钱方才都交医院了。明日我就回家拿钱,你给我个银行账号,回去我就把车费给你打过来。”   差人也对他批评了一番,男人说:“生大女儿的时分,头天晚上发生第二天早上才生下来。哪知道这二娃会生这么快?在城里生孩子费用高,我心想回家能够节约点儿,坐月子也便利。”   差人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,我也无法地址允许。   回到城里,由于要洗车、换座垫,导致白班驾驭员无法接车。尽管第二天那男人的确给我转过来600块钱,但我不只贴了白班200块份子钱,还贴了洗车、换座垫的钱。   好在老婆没怪我,仅仅说:“人家跑远程都赚钱,你倒好,钱没挣着,还把衣服都跑丢了。”不过,她又拍着胸口感叹:“这但是闯鬼门关呢,幸好人没出事儿!”   02   我和妻子住的房子,是租的。坐落城乡结合部,又在加气站周围,所以里边的租客大部分都是租借车驾驭员。下午4点和清晨4点,这两个交车时刻点,能够正常的看到小区周围的抛弃马路上,停满清一色的租借车。   下班后的驾驭员们彼此打着招待,各自讲讲今日遇到的奇葩事儿,沟通一下与刁钻乘客过招心得,也会为遇到难题的同行提提定见。咱们还会约着去喝点啤酒,酒足饭饱后再回家睡觉。   还有的驾驭员喜爱打牌。下班后,两三个人一盒扑克牌就能够玩几个小时。还有的找一家茶馆,坐下来渐渐玩儿,然后给家人谎称说收车晚了。   有人说,小赌怡情。可玩起牌来,时刻跟飞似的,一不留神就玩到了正午,成果没歇息两三个小时,就又要上班了。这种状况下,事故危险很大。   所以,每天交接班的时分,这条马路上除了驾驭员,也有许多专门来抓现行的驾驭员家族。这种“稽察组”大部分都是妻子团,偶然也会有爸爸妈妈和孩子。   2017年10月19日,清晨3点半左右,我把车停到小区外的马路上,预备回家。深秋了,晚上有些冷。一下租借车,我就裹紧了衣服。   与方才热烈的马路比较,城市的大部分当地都在熟睡。当我走上大道,忽然发现月光下多了一个人影,像复制粘贴相同要和我的影子重合。   我的神经绷紧了,不敢回头看,急速往左边走两步,想跟那个影子错开。但是,不到5秒,那影子又和我的影子重合了。并且,我明晰地看到那个影子翻开了相同东西,正朝我袭来。   我猛一回身,一张老婆婆灰蒙蒙的脸出现在面前。我吓得后退了两步:“你……”   老婆婆笑了笑,翻开一件黑色外套(原本方才翻开的东西便是这件衣服):“冷,穿上。”大深夜被一个笑吟吟的生疏婆婆逼着穿衣服,我心里的惊骇,撒腿就往家里跑,后边传来老婆婆含糊的啜泣声。那声响苍凉、幽远,就像发自一个悠远的山洞。   我哆嗦着手掏出钥匙翻开房门,一头冲进屋里,翻开客厅一切的灯。老婆被吵醒了,见我一副神魂不决的姿态,关心地问:“咋了?鬼追来了?”我看着她,仔细地址允许。   “切!”老婆笑了笑,动身朝厨房里走,“青菜都是洗好的。怕熟的放久了不好吃,我这就去炒。”   干咱们这一行,吃蔬菜简直是奢华。由于咱们三餐简直都是盒饭。平常吃菜少,加上咱们又有必要久坐,所以许多驾驭员都有便秘的缺点。   很快,老婆端了饭菜上桌。我叫她去睡觉,她却叹了口气,在我周围坐了下来。目光透着温顺:“老公,你辛苦了!”没来由地,老婆忽然说这么煽情的话,我感觉她有心思。   公然,老婆告知我,小区里的徐强出过后,他母亲由于悲伤过度疯了。白叟总觉得儿子没死,说去哪个当地打牌了,每天处处去找。   前天下午,她从徐强二哥家出去后就一向没回家。他二哥报了警,还贴了寻人启事。有人说昨日在那条抛弃公路上看到过她。   “徐姨?”我这才想起来,方才那黑影,那老婆婆便是徐姨。我急速冲出门,老婆也跟着追了出来。   公然,在那条公路止境,我看到了蹲在一棵小叶榕下冷得瑟瑟颤栗的徐姨。她紧紧抱着那件黑色外套,小声想念着:“强儿——强儿——”我忽然心里一酸,泪水滚了下来。   我和老婆扶起徐姨,给徐强的二哥打了电话,告知他徐姨找到了。咱们把徐姨带回家,老婆给她煮了鸡蛋和汤圆。   徐姨没心思吃东西,却苦口婆心地对我说:“强儿,下了班就赶忙回家,不要去打牌。你天天在外面跑,人多车多的,妈忧虑啊!”   我看了看妻子,她给我使了使眼色,我点允许:“嗯!妈,您定心,我现已戒了,不打牌了。”徐姨显露不相信的表情:“真的?”妻子急速说:“真的,他真的不打牌了。”   没多久,许二哥来接徐姨了。我原本是要送她出去的,但徐姨固执要等我睡着了再走,说怕我又跑出去打牌。   徐强是我同行,之前跟我住一个小区。上一年新年,徐强回老家打了一天一夜的麻将,然后回城跑租借,期间只在班车上睡了一个多小时。在接连开了10个小时的车后,他驾车冲上人行道,直接撞上路周围的堡坎。   其时咱们也去看了,驾驭室被撞得严峻变形,徐强当场就被殡仪馆的车拉走了。   现在这个社会,许多人都会开车,觉得开车没啥危险。但事实上,驾驭员都是走在存亡线上的人。   这些年,我一向恪守“开车不喝酒,喝酒不开车”和“不疲劳驾驭”的准则。并且,除了上班,平常出门,我都尽量坐公交和班车。   徐强的故事,便是沉痛的比如啊。   03   经常在路上跑,见过许多事故现场,也经历过不少存亡比武。别看我表面粗暴,其实心里胆怯,由于太了解生命的软弱,许多时分,存亡就在一会儿。   2018年7月12日晚8点半左右,离我接班不过两个小时。   通过江北观音桥时,一个拎着电脑包的漂亮女孩坐上了车,提到西彭。出了主城就算远程,我要价120,女孩也没讨价。   不得不供认,男人都是视觉动物。尽管我很爱我的油腻老婆,但后边坐着个花相同的女孩子,我仍是多看了两眼。女孩看上去内敛正经,接电话的声响十分轻柔。   半个小时后,一个电话无疑让她很不舒服,她皱了皱眉头,声响都变了。当车开到一个转弯处时,我惊奇地发现女孩躺在了座位上!   不或许吧?这么内敛的一个人!我正想问女孩为什么睡在椅子上时,她的电话又响了。半响,没人接听。我提示她:“美人,你的电话。”   没有反响。我又喊了一声:“喂,美人!”仍是没反响。不对!我知道到不妙,急速将车停到马路周围,翻开顶棚灯。   我翻开后门,吓了一跳。女孩脸色苍白,嘴唇发紫。并且身子下面湿漉漉的,车厢里弥漫着一股大便味儿——女孩大小便失禁,她昏曩昔了!   我父亲生前患有心脏病,便是由于在外面心脏病发生没能及时救治逝世的。后来听医师说,心脏患者晕厥后假如状况严峻,就要立刻进行心肺复苏。   当年医师讲的办法我还大致记住,所以赶忙把手伸到她的鼻孔处一探,居然没了呼吸!   尽管车厢里开着空调,但我仍是浑身冒汗。最近的陶家镇医院大约还有20多分钟的车程,并且是在不堵车的状况下。状况紧急,我得死马当作活马医。   我将她的下巴抬起,使其尽量往后仰。双手按压她的胸膛30次,然后捏紧她的鼻子吹两口气。   也不知这样循环做了多久,女孩总算睁开了眼睛,我也长长地喘了一口气。心里正快乐着,女孩见我骑在她身上,拼尽力气把我使劲儿往外一推。我来不及防范,身子往后一仰,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。   “你……”我痛得说不出话,伸手去摸后脑勺,有点儿黏黏的。借着灯火,我看到出血了。女孩也惊惶不已,知道到错怪我了。我这才想起女孩现在尽管康复了知道,但仍处于危险期。所以急速爬起来,飞速往最近的医院开去。   医师叫我去缴费办住院手续。“啊?我……”不等我解说,医师用难以想象的目光看着我:“你不会说是你好意在路上捡了送来的吧?”他这话一出,把我一切的辩解理由都堵了回去。   我瞥了他一眼朝楼下走去。心想着我下楼就走,你能把我怎样样?   医师好像看出我的主见,朝一个护理递了个眼色,那护理就“热心”地陪我一向走到交费窗口。我供给不出女孩的名字、年岁,收费的医师也在护理的暗示下给我“开了绿灯”,说能够先交费,等会儿再拿患者的身份证下来。   2000块,刷爆了老婆给我新办的信用卡。卡绑在她手机上,老婆立马打电话过来:“你干嘛呢?刷这么多钱?”我差点儿哭起来,叫老婆赶忙来救我。   一个多小时后,老婆赶来。我和老婆向收费的医师解说了半响,最终仍是急救医师为我洗刷了冤情。   他告知我,女孩的确是心脏病,假如不是我救她,又送来得及时,后果不堪设想。他给了我女孩的手机号码,说女孩叫我加她微信,她会微信转账给我。   第二天,女孩就把医药费和车费都转给了我,并向我要住址,说我是她的救命恩人,要亲自来登门道谢。   我含蓄拒绝了,不是说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”吗?摸摸后脑勺现已愈合的碰伤,我有种莫名的振奋。   04   存亡之外,都是小事。包含碰瓷。   2018年阴历腊月27日,晚上9 点,刚忙完一轮顶峰的我正开着车四处揽客。   租借车驾驭员的开车习气是:正视前方,眼光斜视。只要是空车状况,只凭眼睛的余光就能找到想要拦车的乘客。   前面是一个老小区,客流量大,在这样人多的路段,又开着空车,我车速放得很慢。转了半圈,我发现右前方有个头发斑白的白叟要过马路。所以我早早减速,停了下来。一辆宝马车也和我并排停下。   按说,以白叟走路的速度,就算我不泊车开曩昔也能的。但开车是“宁停三分,不抢一秒”,“礼让行人”是咱们每个驾驭员都该做的。   白叟慢吞吞地走了过来,扭头瞟了一眼宝马,又瞟了一眼我,像是在审阅他的私有物品。他渐渐走过宝马车头,然后违背直线朝我走过来。到了车头处,伸手扶着租借车的引擎盖,“哎哟”一声渐渐蹲了下去。   “这世上还有这种一点儿不带技术含量的碰瓷?”我不由又惊又怒,气冲冲地下车走上去。周围宝马哥原本现已启动了车子,见此状况也下车走过来。   “大爷,您是哪儿不舒服嘛?”我忍着一肚子气问。   “眼睛瞎了?没见是你撞了人?”白叟原本是蹲在地上的,这会儿居然躺了下去。   宝马哥也发话了:“我说没你这样为老不尊的吧?方才我都亲眼看到了,是你从我这边过来,径自走到人家现已停下的车前面蹲下去的。我和这兄弟的车并排着,便是真撞了你,也该是我的车吧?您呐,这碰瓷儿碰得也太不在行了!”   白叟躺在地上,不论咱们怎样说,他便是不起来。   围观的人渐渐的变多,不明原因的貂毛大姐见咱们一味讥讽白叟,而白叟一句话不说,开端为白叟仗义执言:“年轻人,说话不要那么尖刻!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,就凭人家穿的衣服,用得着来碰你一辆租借车的瓷儿?”   她指着周围的宝马车主:“你俩并排着的,他怎样不去碰你的瓷儿,却来碰他这穷租借车?”这话一出,咱们都认为有道理,言论登时一边倒,我和宝马车主就算全身是嘴,也敌不过那么多人的众说纷纭。   我一时没了主见,要是报警,差人也会先调查取证,今日的出车时刻也会被耽误。所以我拿出100块钱,想舍财免灾。可我把钱递曩昔,白叟看都不看一眼。   宝马哥拦住我:“你这彻底是怂恿伪君子。”他掏出一张手刺递给我:“这是我的手刺,有需求作证就给我打电话。你把他拉到医院去,到时分有没有被撞到就一览无余!”   众目睽睽之下,我也别无选择。我把白叟扶到后排座位上,发动了租借车,往九龙坡区医院开去。   遇上这种无赖,说什么都是白费。一路上,我阴沉着脸,一句话不说。快到医院的时分,白叟在后边“喂”了一声,我没理睬。他爽性伸手拍了拍我,伸过头来又“喂”了一声。   呵呵,现在心虚了?我冷笑着怼他:“不是撞着了吗?可别再乱动了!”白叟叹了口气:“你这娃儿,脾气还挺大。”   听出白叟有想宽和的意思,我心动了。要是真到了医院,每个科室走一遍,到时分心头的恶气出了,但是时刻也耽误了。   所以我把车停到了路周围,没好气地说:“您知道吗?便是由于有您这种为老不尊的人损坏社会风气,现在马路上真的有老年人摔倒了,都没人敢去扶了。再说,我一个跑租借的,熬更守夜也挣不到几个钱,你为啥周围的豪车不去碰偏偏要来碰我的瓷儿啊?”   “切!我才不找他呢!”我听得有点儿懵,“你究竟想干嘛?”   “唉!”白叟叹了口气,“我便是想去诊所输瓶氨基酸,想找个人陪。”我哭笑不得:“所以你就盯上了我?你家人呢?你知道我有多忙吗?一个班12个小时,份子钱都要交180块,你耽误我一个小时我就至少丢失十多块钱呢!”   白叟说:“我会给你钱!”他解说,自己有一儿一女,儿子在国外,女儿嫁到了广州。老伴12年前逝世了,俩孩子忧虑他的身体,原本商量着要把他接到女儿家去住,但他不愿意。   这段时刻流感频发,他听一个老同事说输氨基酸能增强免疫力,就想去社区医院输一瓶。之前他生过病,儿子给他请了护工,但护工认为他是孤寡白叟,十分轻视他不说,还一分一秒算得清清楚楚。   白叟说:“我便是不想让人看不起,想找个不是护工的人陪我输液,所以就想了这一出。知道会耽误你时刻,我又不是不给钱!”   听了白叟的话,我哭笑不得。老顽童!真置疑他宿世是不是周伯通变的。我问他现在怎样办,他说送他回家,不过明日要过来陪他去输液。   “又不是不给你钱。”白叟又扔来这句话。   我调转车头,预备把白叟送回去。心想,横竖又不知道,明日我不来你也不能把我怎样!哪知下车时,他硬是要了我的电话号码,还给我的服务牌拍了照,说假如我明日不来他就要投诉我。   我正要发火,白叟推开车门,说:“车费在座位上。”我一看,座位上果然放着两张百元钞。   我拿过来预备叫住白叟,但他现已上了人行道,消失在人海了。   第二天早上9点左右,白叟真的打了电话过来,说他在社区医院门口等我。我只好赶曩昔,他正站在诊所门口左顾右盼。白叟输液时,我就挤在他病床上,成果一不小心睡着了。模模糊糊中,我听到护理和他的对话。   “大爷,上厕所怎样不叫你儿子啊?你看针都回血了。”“没事儿,他昨夜开了一夜的车,让他睡会儿。”听到这话,我忽然鼻子一阵泛酸。   父亲走了好几年了,尽管我从不曾提起,但我真的很想他。白叟从头躺好后,我伸出一只手,悄悄放在他肚子上。我明晰地感觉到白叟扯了扯被子,帮我把后背盖严实,还在我背上拍了拍。   从医院出来后,我将白叟送回了家。当他目送我的身影在后视镜定格,我居然掉眼泪了。后来,这位白叟成了我的干爹。逢年过节,我会抽时刻去他那里,给他买点饭菜,聊聊家常。   人生中,处处是旅程。我听说过一个词,“一期一会”,或许便是在描述我和数不清的乘客之间,咱们共度一段韶光,然后各赴天边。   一辈子很短,下车之后,咱们很难再相见。我爱惜这些韶光,愿你也是懂得爱惜的人!
下一篇:儿子砸伤肇事者反讹钱:绝望妈妈的护儿反击战
上一篇:婚礼那天,我向两小无猜的傻哥哥跪地敬茶
相关文章
评论
返回顶部小火箭